【女流文學網,感情文學網,閱讀文章網,經典文學作品,美文摘抄600字,www.zqscol.cn】
當前位置: 女流文學網 > 張曉風 列表
  • 地毯的那一端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德: 從疾風中走回來,覺得自己像是被浮起來了。山上的草香得那樣濃,讓我想到,要不是有這樣猛烈的風,恐怕空氣都會給香得凝凍起來! 我昂首而行,

  • 衣履篇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??人生于世,相知有幾?而衣履相親,亦涼薄世界中之一聚散也?? ⒈、羊毛圍巾 所有的巾都是溫柔的,像汗巾、絲巾和羊毛圍巾。 巾不用剪裁,巾沒有

  • 春之懷古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春天必然曾經是這樣的:從綠意內斂的山頭,一把雪再也掌不住了,噗嗤的一聲,將冷臉笑成花面,一首澌澌然的歌便從云端唱到山麓,從山麓唱到低低的荒

  • 孤意與深情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我和俞大綱老師的認識是頗為戲劇性的,那是八年以前,我去聽他演講,活動是季曼瑰老師辦的,地點在中國話劇欣賞委員會,地方小,到會的人也少,大家

  • 花之筆記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我喜歡那些美得扎實厚重的花,像百合、荷花、木棉,但我也喜歡那些美得讓人發愁的花,特別是開在春天的,花瓣兒菲薄菲薄,眼看著便要薄得沒有了的花

  • 她曾教過我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??為紀念中國戲劇導師季曼瑰教授而作 秋深了。 后山的蛩吟在雨中渲染開來,臺北在一片燈霧里,她已經不在這個城市里了。 記憶似乎也是從雨夜開始的

  • 步下紅毯之后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妹妹被放下來,扶好,站在院子里的泥地上,她的小腳肥肥白白的,站不穩。她大概才一歲吧,我已經四歲了! 媽媽把菜刀拿出來,對準妹妹兩腳中間那塊泥

  • 圣誕之拓片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圣誕節有一種無法言述的浪漫情懷,由于圣誕節的那種美法已逸出生活的常軌,以致回憶中的圣誕總是不十分真實--而且,圣誕節再來的耐候,你又老以為是

  • 常常,我想起那座山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一方紙鎮 常常,我想起那坐山。 它沉沉穩穩的駐在那塊土地上,像一方紙鎮。美麗凝重,并且深情地壓住這張紙,使我們可以在這張紙上寫屬于我們的歷史

  • 大型家家酒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我還想在瓦斯爐下面做一個假的老式灶,小時讀劉大白的詩,寫村婦的臉被灶火映紅的動人景象,我拒絕不了老灶的誘惑,競走遍臺北找一只生鐵鑄的灶門…

  • 綠色的書簡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梅梅、素素、圓圓、滿滿、小弟和小妹: 當我一口氣寫完了你們六個名字,我的心中開始有著異樣的感動,這種心情恐怕很少有人會體會的,除非這人也是五

  • 愛情篇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兩岸 我們總是聚少離多,如兩岸。 如兩岸--只因我們之間恒流著一條莽莽蒼蒼的河。我們太愛那條河,太愛太愛,以致竟然把自己站成了岸。 站成了岸,我

  • 飲啄篇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??一飲一啄無不循天之功,因人之力,思之令人五內感激;至于一桌之上,含哺之恩,共箸之精,鄉關之愛,泥土之親,無不令人莊嚴??白柚 每年秋深的

  • 大音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大音希聲,大象希形??老子 他曾經給我們音樂,而現在,他不能再給我們了。 但真正的大音可以不藉聲律,真正震撼人的巨響可以是沉寂,所以,他仍在

  • 有些人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有些人,他們的姓氏我已遺忘,他們的臉卻恒常浮著--像晴空,在整個雨季中我們不見它,卻清晰地記得它。 那一年,我讀小學二年級,有一個女老師--我連

  • 母親的羽衣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講完了牛郎織女的故事,細看兒子已經垂睫睡去,女兒卻猶自瞪著紅紅的眼睛。 忽然,她一把抱緊我的脖子把我贅得發疼: "媽媽,你說,你是不是仙女變

  • 魔季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藍天打了蠟,在這樣的春天。在這樣的春天,小樹葉兒也都上了釉彩。世界,忽然顯得明朗了。 我沿著草坡往山上走,春草已經長得很濃了。唉,春天老是這

  • 好艷麗的一塊土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沙土是檜木心的那種橙紅,干凈、清爽,每一片土都用海浪鑲了邊--好寬好白的精工花邊,一座一座環起來足足有六十四個島,個個都上了陽光的釉,然后就

  • 回到家里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去年暑假,我不解事的小妹妹曾悄悄地問起母親: "那個曉姐姐,她怎么還不回她臺北的家呢?" 原來她把我當成客人了,以為我的家在臺北。這也難怪,

  • 種種有情作者:田步祥  2019-12-03

    有時候,我到水餃店去,餃子端上來的時候,我總是怔怔地望著那一個個透明飽滿的形體,北方人叫它"冒氣的元寶",其實它比冷硬的元寶好多了,餃子自

?
凯时登录- 凯时kb88国际官网首页